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地方资讯 >

五个西安人的新年:电话响了我知道是妈妈打来的但不能接

发布日期:2022-05-13 08:5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中新经纬1月1日电 (常涛 王玉玲 付玉梅 魏薇 闫淑鑫 实习生 柴鑫洋)2022年第一天,西安,这座拥有1000多万人口的西北最大城市仍在“封控”中,人们在生活几近静止的状态下,迎来新的一年。

  2021年岁尾,新一轮新冠疫情在西安暴发,全市小区(村)、单位实行封闭式管理,人员居家隔离。但有一些人,选择逆行而上。2022年已经启幕,他们此刻正在经历什么?

  中新经纬近日对话五位西安人,他们中有医务工作者、网约车司机,也有快递服务者、在校大学生,他们讲述了这个特殊的“辞旧迎新”。

  2021年12月17日,接到医院指令后,金金坐上了前往核酸检测点的大巴。彼时,金金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,多久才能返回。

  当日8时,西安通报,过去18个小时,本土新增确诊病例3例、新增无症状感染者3例。

  一个小时后,金金到达了目的地——已有确诊病例,彼时正进行封闭管理的西安雁塔区长丰园小区。

  下车后,金金给父母发了条信息,告诉他们自己要去做核酸采集了。再三检查确保防护服没有破损,塞了几口馒头后,金金踏进了一栋高层住宅楼。

  这栋住宅楼32层高,一层有18户,每户平均4人。第一轮核酸采集从17日下午4点开始,直到18日凌晨5点半才结束。休息5个小时后,金金和同事开启了第二轮核酸采集,从18日下午1点一直到晚上11点才结束。第二轮采集结束后,他们又马不停蹄返回医院,从19日凌晨5点半开始,检测采集的结果。

  金金说,整栋楼采集下来,她已经形成了“肌肉记忆”。“取棉签、打开盖子、采集、放回、手部消毒,整套动作一气呵成,可以不过脑子。”因为楼层较高,住户较多,在采集过程中,实在撑不住金金就坐在楼梯间里休息一会儿。“防护服不能二次穿,更换也不方便,所以进入住宅楼后,我们就不吃饭、不喝水,大概要坚持十几个小时。”

  自19日完成两轮紧急采样后,金金就再也没有回过家,而是隔离在酒店内,随时准备接受核酸采集检测任务。截至30日,金金已经完成了八次核酸采集检测任务。

  在这个过程中,金金被来自陌生人的善意温暖和感动着。“有次室外检测,碰到西安下起了大雪,有个小朋友给我送了暖手宝,还有小朋友送了一首自己写的小诗。我觉得我是有同伴的,大家都在等待着城市好起来。”

  金金目前跟父母同住在西安,但自从执行核酸采集检测任务后,她与父母沟通少了很多。“有时候是太忙看不到,有些时候,比如在核酸采集过程中,我的手机装在口袋里,嗡嗡响,我知道那是妈妈打来的,但我不能接。”

  2021年最后一天,赶上轮休的金金依然不能休息。“我现在没有过节的概念,但我有一个新年愿望,这一轮疫情早点结束吧,我也想家了。”

  胡书雯已经好几天没睡好觉了。生怕合上眼,身边的应急电线岁的胡书雯是西安一名滴滴司机,西安本轮疫情暴发后,在主管部门的指导下,她所在的公司成立了抗疫保障车队,滴滴车队司机提供防疫物资和保障。胡书雯是一个小分队的队长。

  胡书雯每天的任务是负责调度安排70余人转运核酸检测、防疫物资。同时,她也是这个车队里的“最后一辆车”。“实在抽调不过来了,我才顶上。也就是说,不到万不得已,我不用出车。”但事实上,这个“万不得已”的时候很多。为了让其他司机多休息一会,她常跑一些夜里的突发任务。

  “我们一定要保证有任务马上出发。”过去的一周,从早上6时到夜里零点,胡书雯几乎每天都像陀螺一样不停转动、待命。冬日的西安下过一场雪,夜里气温也降至零下。防护服不算宽松,胡书雯里面不能穿得太厚。奔走在外,雪渐消融的那几日,胡书雯时常感受到刺骨的冷。但她“连一口热水都不敢喝。”胡书雯说,“穿着防护服,上洗手间太不方便了,还担心停车找洗手间耽误了时间。”

  西安疫情防控措施升级后,平日熙熙攘攘的街道更加凸显冷清。奔走其中的,多是像他们一样身穿防护服的“逆行者”。

  他们认不出对方的脸,但保持着一些默契。在医院、小区门口看到一些打不到车的工作人员,中建七局土木工程公司“爱呗”行动让全体员,司机总是摇下车窗,把手一挥,“去哪?带你一程。”胡书雯总听起车队里的人聊起这样的场景,“能帮一个是一个。”

  对于新年愿望,胡书雯说的也很朴实,“可能吃完饭我就早点去出车,让其他人也回去和家人团聚一下。另外就是希望西安早点好起来。”

  孙正一是一名新西安人,研究生在西安就读,毕业后曾 “北漂”,考虑诸多因素后决定返回西安工作并安家,至今已两年多。

  目前,他是一家快递公司西安市高新开发区的区域负责人,主要负责协调区域内的三个网点,他所在的快递公司被陕西省商务厅列入市场保供重点企业,需正常经营。最近他的手机一直处于24小时开机状态。

  接通采访电话后,电话那头的他声音沙哑,最近他每天在协调人员收派件,为着急发货的客户寻找方案。

  “目前西安市还在正常收发快递公司的没几家了,发货量相当于更多了,这就导致我们的压力更大了。”他说,尽管有些网点因疫情管控暂时封闭,但是大多数还是可以收件的。

  孙正一坦言,近几天最大的压力是人员协调,“有时候半夜三点,快递小哥发微信过来,小区邻居确诊了,物业或社区通知次日无法自由出入,人员就比较紧张。”

  由于部分一线快递员所住的小区无法出入,只能暂时休假。“出来的快递员尽量要保证一天一次核酸检测,为了保证正常收派件,每个快递员的工作量也增多。”

  对于元旦,孙正一并没有过节安排,他计划和快递小哥们继续坚守在工作岗位,和一线快递员一起为大家站好快递供应的每一班岗。

  受疫情影响,西安所有餐饮场所暂停堂食,黄力所在餐厅也被迫停业。不过,黄力和同事们并没闲着。

  2021年12月18日至20日,连着三天,黄力与店里30多名员工一起在雁塔区当起了志愿者,协助工作人员进行核酸采样。“每次穿上防护服后就得站6到8个小时,不能吃喝,也不能上厕所,很难受,但大家都坚持下来了。”

  2021年12月22日,西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《关于进一步加强疫情防控工作的通告》要求,自2021年12月23日零时起,全市小区(村)、单位实行封闭式管理。之后,黄力从餐厅回到家中,目前和家人生活在一起。

  新年即将到来,作为西安本地人,黄力可以和家人一起热热闹闹跨年,但他却一直挂念着哪个小区还在招志愿者。“对我来说,在哪跨年、跨不跨年都没关系,其实能在志愿者岗位上跨年,也是一段难忘的经历。”黄力说。

  小陈所在的高校目前是宿舍封闭状态,每天除了做核酸检测可以出去,其余时间都必须待在在宿舍里。

  “学校有订餐平台,可以线上下单,本日定次日早中晚饭,学校会安排工作人员将餐饭送到宿舍门口。特别需要提出的是,28日,学校推出了10元盲盒餐,从31日开始又推出了不同价位的盲盒套餐,有盖饭、面条还有泡馍等。我们每次都特别期待会吃到什么。这也是目前‘居舍上课’日子里为数不多的乐趣了。”小陈说。

  小陈是黑龙江哈尔滨人,父母刚得知学校要封校时比较担心,但最近几天听她说起每天的日常后,感到学校比较安全,也就放下心来。 (中新经纬APP)